用好“规范” 善治评审 ——学习《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的体会
点击:333 添加时间: 作者:ZHONGZHIC 信息来源:广州市财政投资评审中心
    《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以下简称“13规范”)自2013年7月1日实施以来,对规范工程实施阶段的计价行为起到了良好作用,在工程合同签订、工程计量与价款支付、合同价款调整、索赔和竣工结算等方面进一步适应了建设市场的发展。
    2014年10月20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推进法治中国建设提出明确要求。依法治国首先是依法行政,财政评审是依法行政非常重要的环节,随着投资领域的改革特别是PPP项目的实施和推广,对财政评审的要求越来越高,随之而来的是法律风险也越来越高。为了更好地体现市财政局“精筹善治、润政惟民”的广州财政精神,笔者认为有必要在建设工程评审中用好“13规范”,将评审的法律风险和廉政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现就如何用好“13规范”谈几点看法,以期抛砖引玉。

    一、“13规范”修编的法律背景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关于实行工伤保险,鼓励企业为从事危险作业的职工办理意外伤害险的修订;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关于取消工程定额测定费的规定等,需要修改计价规范。
    为规范建设工程造价计价行为,统一建设工程计价文件的编制原则和计价方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等法律法规,制定该规范。

    二、“13规范”关于计价的部分条文
    (一)条文【2.0.14】工程造价信息 “工程造价管理机构根据调查和测算发布的建设工程人工、材料、工程设备、施工机械台班的价格信息,以及各类工程的造价指数、指标。”
    (二)条文【5.2.1】招标控制价编制与复核“招标控制价应根据下列依据编制与复核:2.国家或省级、行业建设主管部门颁布的计价定额和计价办法;7.工程造价管理机构发布的工程造价信息,当工程造价信息没有发布时,参照市场价。”
    (三)条文【9.3.1】合同价款调整工程变更
因工程变更引起已标价工程量清单项目或其工程数量发生变化时,应按照下列规定调整:
    1.已标价工程量清单中没有适用也没有类似于变更工程项目的,应由承包人根据变更工程资料、计量规则和计价办法、工程造价管理机构发布的信息价格和承包人报价浮动率提出变更工程项目的单价,并应报发包人确认后调整。
    2.已标价工程量清单中没有适用也没有类似于变更工程项目的,且工程造价管理机构发布的信息价格缺价的,应由承包人根据变更工程资料、计量规则、计价办法和通过市场调查等取得有合法依据的市场价格提出变更工程项目的单价,并应报发包人确认后调整。

    三、风险分析
    (一)条文【2.0.14】其目的是为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为建筑市场各方主体提供造价信息的专业服务,实现资源共享。是国有资金投资项目编制招标控制价的依据之一,是物价变化调整价格的基础,也是投标人进行投标报价的参考。
    (二)条文【5.2.1】说明采用的价格信息应是工程造价管理机构通过工程造价信息发布的,工程造价管理机构未发布材料单价的材料,其材料价格应通过市场调查确定。
    (三)条文【9.3.1】明确了是由发承包双方协商新的综合单价。但何为“有合法依据”,这是财政评审的法律风险和廉洁风险点;
    (四)条文【13】合同价款争议的解决:由于建设工程具有施工周期长、不确定因素多等特点,在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出现争议也是难免的。因此,发承包双方发生争议后,可以进行协商和解从而达到消除争议的目的,也可以请第三方调解从而达到定争止纷的目的;若争议继续存在,双方可以继续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当然,也可以直接进入司法程序解决争议,主要指仲裁或诉讼。但是,不论采用何种方式解决发承包双方的争议,只有及时并有效地解决施工过程中的合同价款争议,才是工程建设顺利进行的必要保证。因此,立足于把争议解决在萌芽状态,或尽可能在争议前期过程中予以解决较为理想。
    这里的风险点是“只有及时并有效”和“顺利进行”,因为财政评审往往是事后的。

    四、思考与建议:
    (一)从以上分析看到,财政部的法规并不是“13规范”修编的依据,财政评审这个行政行为也并不在合同法的规定的调整范围,因此建议不再将 “结算以财评中心评审结果为准”的表述单列在合同中,而是建议将《财政部关于印发<财政投资评审管理规定>的通知》(财建〔2009〕648号)作为建设工程合同文件的组成部分;
    (二)将财政评审明确为行政行为,而不是合同行为,既理顺了财政评审与司法程序(诉讼或仲裁)的关系(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也避免了评审当被告的风险;
    (三) 由于政府投资项目事实上存在各个环节各个阶段的责任主体,有必要明确各责任主体在造价控制上的责任范围和权限,特别是制定“有合法依据”以及可核查的市场价核定机制;
    (四)规范合同各方特别是在项目实施阶段代表政府投资一方的合同行为,敦促各方切实担负起各自的责任,避免因不正确理解和执行合同条款给合同另一方造成不合理的造价预期而导致后期评审难度的增加;因此建议通过公布财政评审的案例,规范合同条款的约定和执行,达到善治评审。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