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施工合同中常用总价、单价包干方式结算存在的问题
点击:55 添加时间: 作者:WANGY 信息来源:广州市财政投资评审中心
    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3-0201)合同价格形式有单价合同、总价合同、其他价格3种方式可供选择,实际中无论采用哪种方式,都应对风险范围、风险费用的计算方法、风险范围以外合同价格的调整方法等加以约定。现笔者就评审角度来浅析施工合同中常用的总价包干、单价包干下结算存在的一些问题。
    摘要:介绍常用总价包干、单价包干合同的特点及使用条件,分析不同情况下合同执行过程中通常存在的问题,并进行总结,从源头上提出解决办法
    关键词:合同 包干方式 结算
    一、施工合同总价包干、单价包干特点及使用条件
    合同总价包干,是指合同双方根据施工招标时的要求和条件规定一个明确的总价,当施工内容和有关条件不发生变化时,业主付给承包商的价款总额就不发生变化。合同的这种包干形式适用于工程结构和技术简单、工程量小、工期短、工程条件稳定,在施工过程中环境因素变化小的情形。因此,它要求工程设计详细,图纸完整、清楚,工程任务和范围明确,能准确计算工程量。方便判断最低报价的承包商,并有利于支付和结算,但一般费用较高。
合同单价包干,是指投标人按照招标人列出的分部分项工程量清单进行投标报价,当合同条件在规定的风险内变化时所报单价保持不变。采用这种包干形式可使风险得到较合理分担;缩减发包人在招标阶段的工作量及准备时间,尤其适合在招标阶段无法准确确定工程量的项目;并可鼓励承包人通过提高工效等手段从成本节约中提高利润。但发包人的风险在于工程结束前,总投资不确定。此类合同常会遭遇不平衡报价的风险,故评标环节需加强甄别力度,结算相对复杂。
    二、常用包干方式下存在的结算问题
    建设项目实施过程中往往在合同包干方式或风险范围约定以及其它人为操作等问题上处理不当,给结算评审造成一系列问题:
    (一)合同管理不到位的情况
    1.发包方合同意识淡薄,在总价包干和单价包干的表述上似是而非,甚至按单价包干方式确定中标人后,改变原招标文件规定的承包内容、包干方式等实质性内容。例如,某单位宿舍楼的新建工程,在以单价包干的形式确定中标人后,双方商定将报价书中“专业工程暂估价”的内容划出,剩下内容以总价包干的方式签订承包合同;而划出的专业工程则交由其他单位施工,并按暂估价格打8折总价包干。这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签订的合同看似简化结算程序,其实属于无效合同的范畴,反而给结算增加困扰。
    2.合同包干方式选择不当,在变更工程得结算原则上制订双重标准,限制承包人的利益。例如,某楼盘需要对其中的消防工程进行施工招标,但由于设计图纸未经审核而深度不足,遂决定以包深化设计、包施工、包验收等的承包方式进行总价包干,规定按招标清单进行报价,同时明确在建筑面积和使用功能不变的前提下不再追加工程款,结算时如果实际完成工程量少于招标工程量则相应进行调减。这样的规定,使深化设计中需要增加的工程量得不到补偿,而招标清单里可能多计的工程量,结算时则又相应扣减。经过核算,施工单位发现招标工程量比实际要偏少35%,鉴于招标单位不同意修改清单,最终该项目流标。
    3. 合同包干无“度”。常表现在施工内容和范围不清晰,风险分担失衡等方面。范围不清常会导致合同双方围绕施工界线进行交涉;而风险分担失衡,则会因为顾虑过多而使价格有失公允,或者承包方因为无力承担过大的灾害冲击而令工程烂尾。
    4. 合同执行不力。合同执行不力几乎是合同管理中的“通病”。常会使本该在施工过程中解决的问题拖至结算,阻碍结算的进程,造成“活好干,帐难结”的现象。常见于以“项”计取的非实体项目费结算中。例如,某闭路监控养护项目分为临时维修和日常养护两项内容,其中日常养护费用暂定50万。合同规定临时维修费用单价包干;而日常养护费用则按以下办法结算:先由业主对养护效果以满分100分制进行综合考评打分,再将综合得分除以100后乘以招标暂定价得出最终结算金额。但结算资料显示合同执行过程中根本没有进行考评,最终只能按合同规定完善手续。
    5.合同与清单不配套,导致合同条款执行受阻。曾有某项目工程合同约定单价包干,但招标单位为了赶时间只让投标单位参考招标控制价报一个总价,而不要求提供对应的详细分项清单,致使结算工作因此无法推进。
    6.滥用政府指导意见使项目管理方向发生偏离。比如,广东省在2007年前后物价变化很大,针对此情况广东省建设厅、广州市建委先后出台了《广东省建设厅关于建设工程工料机涨落调整与确定工程造价的意见》(粤建价函[2007]402号文和《转发〈广东省建设厅关于建设工程工料机涨落调整与确定工程造价的意见〉》(穗建筑[2008]1120号)的文件,用以指导造价调整。但一些单位藉此罔顾文件调整的前提条件,急忙签订调整价差的补充协议,希望结算时绕开原合同单价包干不调价差的规定,从而背离了文件主旨更违背了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二)造价管理不到位的情况
    1.采用工程量清单计价时,未充分响应规范的规定。具体表现在:
清单设置不严谨,将本应合并在一条清单的项目分别列项,造成结算在含与不含之间扯皮;或者采用的清单其项目编码与名称不对应,造成误解。如,某学校的新建校舍工程施工招标,规定采用《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03)进行计价,但招标清单将"镀锌线槽MR200*100 "项目错误地按规范中编码为“030208004”对应的“电缆桥架”进行设置。由于规范中电缆桥架的清单要求包括其支架费用而线槽清单则不包含,于是中标单位在该项报价里没有计算支架费用。结算时就“镀锌线槽MR200*100”是否应该另外计算支架而引起争议。由于双方互不相让,最终需要通过仲裁来裁决。因此,清单设置不严谨,造成的错误既影响了结算效率也有可能造成损失。
    暂估价项目处理错误。例如,某单价包干的施工项目,由于建设单位对个别清单项目的要求未定,便暂估了一个较高的价格计入招标控制价,却未按规定明确列入暂估价的费用,于是暂估价变成了正常限价,导致该项目综合单价偏离了市场水平,在结算时无法调整。
清单计量、计价时不能完全响应规范的规定。主要表现在清单组价时人为出现偏差,混淆综合单价和清单工程量各自应包括的内容。如,将电线电缆的附加预留量视为清单工程量一并计算,造成费用重复多算。
    2. 专业人员技能欠缺,综合单价包干使用不当,常在成套设备的计价中犯错误。比如,成套供水设备,时常在以成套计价的同时,另外计算设备底盘的价格。
    3.忽略合同规定,见到清单就按照单价包干处理。例如,某些合同附件是以清单形式编制的预算书,相关人员未能详细研究合同结算办法,忽略该预算只为确定合同价、不作结算依据的情况,直接按总价包干或单价包干进行处理。
    (三)方案变动的影响
    施工合同签订以后,因规划改变,建设单位要求进行主体加层、增加配套等,使得在结算方式上推翻原结算模式,如调整已包干的单价项目和合价项目等。
    地方管辖权影响结算。如,废弃原有外电工程招标图纸并改由供电部门重新设计,从而造成中标清单的单价不适用,必须进行调整的情况。
    (四)相关文件指引不明的影响
    如何界定已标价工程量清单的“类似项目”,在相关文献上都没有较为完善的指导意见,造成潜在的“漏洞”。于是,现实合同要么不界定要么界定不清,在到底是按换算单价还是新增单价处理上纠缠不清。更有甚者,将“类似项目”作为增加造价的借口。例如,已标价工程量清单中没有“DN50螺纹截止阀”的列项,但结算有“DN50法兰闸阀”。虽然二者连接方式不一样,但规格相同,是否可以作为“类似项目”进行换算?处理不当就很可能成为增加造价的借口。
    三、教训和启示
    以上列举的各种问题,只是项目实施过程中的部分情况,这些情况产生的原因往往都不是单一的而是繁杂的,有可能令原本较为完善的方案变得无法落实,从而给结算带来很大困扰。因此,要走出困境必需从源头上找办法。
注重“人”的培养。虽然有很多情况的产生是环境和社会等因素造成的,但笔者认为“人”的因素却是最重要的一环。上述列举的现象中,如果相关人员能在法律意识、业务技能上面进一步提高,相信很多问题将不会发生,起码在过程中已得到顺利解决,而不会导致后期结算时被动。
用完善的制度进行系统管理。建设工程的实施其实是一项全过程、全方位、多角度配合进行管控的系统任务。在这个系统任务里,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建立更加完善的制度体系进行全面的管理,是保证系统正常运行的有力保障。
    同时,广开社会监督渠道,给公权和垄断戴上民主的锁链,还建设市场公平有序的竞争,才能促其健康发展,让项目善始善终。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