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乡愁
点击:427 添加时间:2018-04-04 作者:DUANWL 信息来源:广州市财政投资评审中心
    乡愁是一种幸福,是一种被爱和爱人的情绪表达。
    中华民族可以说是最世俗的民族,他们很少看天,他们贴近大地,他们不关心头顶的星空,不关心抽象的理论,更关心脚下的土地,关心土地上的亲人。土地除了供养他们的产出,还有生命长河的回忆,前辈的足迹都留在了泥土里。爸爸的爸爸的爸爸在这里,爸爸的爸爸在这里,爸爸在这里,我也将在这里,我的儿子也会在这里。土地就是他们的生命,离开了土地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中国人就是靠土地将自己和家族里所有的人联系在一起。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他们就是历史,从历史长河的源头跋涉而来。
    所以一临近过年,城市里、大街上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人少了、车少了,平日拥堵不堪的城市松动了,人们呼吸稍微顺畅了一些。虽然他们为了生存,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在其中劳累奔波、残喘生息。但这一刻,即使铁路瘫痪、公路堵塞,用骑摩托、骑自行车、跑步、走路的方式也要赶在年三十之前回到故乡。这种对故土的眷恋确实是中华数千年农耕文化中最根深蒂固的一颗种子,它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生根发芽,最后结出乡愁的果子。就像平日里大家所说的,向前追三代,谁家不是从农村出来的。
    于是,县城里、乡镇上、村里的人多了,留守的老人见到了牵挂的儿子女儿,留守的孩子见到了思念的父母。平日空闲的房间有人居住,空荡荡的院落有了人气。
    阡陌上、集市里不期而遇的人们,相互热情地打着招呼,大声武气地摆起天南海北的龙门阵。不用再拘泥于都市里外乡人的身份,不用再掩饰浓浓的乡土口音,不用再小心翼翼学着城里人各种礼仪的斯文。
    逃出了冰冷的都市,人们心灵的热度仿佛也得到了恢复,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认识的、不认识的,一句新年好,足以迎来一张真诚热情的笑脸。
    三朋六友的转转席是跑不掉的,今天东家,明天西家,满院子摆满了酒桌,大碗的菜,大碗的肉。都是自家地里新鲜采摘的蔬菜,门梁上悬挂的年猪肉,少不了的还有隔壁张三或李四家的现酿酒。
    觥筹交错、人声鼎沸。你感染我,我感染你。满院子的热情在流动。在外漂泊了一年来的辛劳、委屈、烦闷都一扫而空。
孩子们草草刨几口饭后就争先恐后地找人拜年,然后一窝蜂地拿着红包往街上跑去买鞭炮。不一会,远处就传来乒乒砰砰热闹的爆竹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人们三三两两地散了,院子又恢复了平静。一般剩下来的都是最亲的亲戚、最要好的朋友。坐在院坝坎边,找个制高点,抽一根烟,泡一壶茶。褐绿色的老茶,沉浮。淡蓝色的香烟,缭绕。男人们一洗酒桌上的高亢,默默地望着眼前开阔的田野、肥沃的土地----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有一搭没一搭地交换着未来的规划:再辛苦干一年,把家里的房子翻修一下,把老人接到城里住一段时间,给孩子找个城里的学校……
暮色笼罩着渐渐安静下来的乡村。夕阳的余晖在小河边徘徊,鸭子嘎嘎地上岸回家,河面荡起一池的碎金。乳白色的薄雾象一床被子盖在深褐色的土 地上。竹林边青瓦房冒出了阵阵炊烟。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唤声在田野间回荡……
    这深情的呼唤声让这些四处奔波身心粗糙刚毅的汉子们融化了,象汩汩的泉水,汇入心湖,泛起阵阵温暖的涟漪。
    随着改革步伐的加快,取消户籍、实施城镇化,人口自由流动已是大势所趋。河道的闸门已经打开,上千年静止的河流将开始流动,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奏响了农耕文明的挽歌。我们的下一代或几代将远离土地,他们被困在高楼大厦中,被拥堵在车水马龙里。他们抬头不见蓝天,低头不沾泥土,他们将寄生在城市中,被灰色的钢筋水泥和幻彩的霓虹所奴役。他们将不知乡愁为何物,逐渐失去这份中华民族血液里流淌了千年的深沉记忆。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